第九百三十二章 咱們一起看看他的下場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猜都能猜到,你大哥為人刻板,但對唐萌萌溺愛有加,不可能會讓唐萌萌嫁入王家,唐家想要和王家結盟,方式有很多種,不一定非要選擇聯姻!”

“唐家可不止有我們兩人競爭那個位置!他們也有這個能力做到這點!”唐煊赫有些不服氣。

“你記得二十多年前,你被逼結婚的時候,是跟誰哭訴的?你本是聯姻的犧牲品,你一直認為這件事中有你大哥的影子,雖然嘴上不說,但我那天在你眼中看出了你的恨意!”

唐煊赫表情不斷變化,似乎內心在掙扎,但很快,他的猶豫就被猙獰所取代:“你猜出來又怎么樣?就算全世界都知道這件事是我做的又怎么樣?只要我成為唐家家主,他們都得巴結我,我說一他們不敢說二!這個世界本就是強者為尊!”

“當初若是父親看上我,那我現在的成就絕對超過大哥!”

林嘯天看著唐煊赫的樣子,嘆了口氣:“你永遠不會明白你父親的用心,這也是你越來越平庸的原因!”

“我平庸?我就算平庸又怎么樣?我很快就是唐家的主人,忤逆我的人只有死,就像你的孫女婿,他敢破壞我的計劃,拖延我的時間,那我就只能除掉他!”

聽到蕭旭成了唐煊赫的目標,林嘯天沒法淡定了,怒視著唐煊赫:“你要將蕭旭怎么樣?你別做夢了,我不會支持你,就算我死了,林婉清也不會支持你!”

唐煊赫冷笑起來:“老頭子,你不說我還忘了呢,你家林婉清真挺漂亮的,就像當年她母親一樣,艷壓群芳,你說我和她生出來的孩子會不會很優秀?”

林嘯天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如惡魔一般的男人是他一點點看著長大的孩子!

唐煊赫還想要說什么,手機響了起來,接起電話,聽到對面的匯報,唐煊赫笑了起來。

扭頭獰笑著看著林嘯天:“你那個孫女婿已經入甕了!”

林嘯天面色陰沉無比:“你想怎么樣?你不知道蕭旭有多厲害,你絕對不可能勝過他,等他發現是你綁架得我,你下場絕對會很慘!”

“我當然知道這蕭旭很強?他是你通過以前你兒子的關系找到的人,但那又如何?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是槍?”

林嘯天心漸漸沉了下去,他原本是對蕭旭很有信心的,但看著唐煊赫那自信的笑容,他心中有些動搖了。

“而且這次我們對方他的方式也不是槍,而是炸藥,只要他進去,就立刻會有人按下爆破按鈕,即使他真的超出我的想象從里面活著出來,外面就是警察,倉庫里面有大量的軍火,只要他被捕,就會有人站出來指證他,所以,這一次蕭旭死定了!”

唐煊赫冷笑道:“沒了他,我看你林家如何抵抗!”

就在這時,唐煊赫手機響了起來,有人發來了視頻電話。

唐煊赫點開視頻連接,視頻對面連接著的是倉庫外面的監控攝像頭。

“來,咱們一起欣賞欣賞,好讓你看看你那個寶貝孫女婿的下場,也好讓你死心!”

在視頻里面,林嘯天看到了一個背景,他人出來了,這是蕭旭的背影!

“蕭旭!”林嘯天不甘心的大喊。

“老東西,這邊音頻沒有連接,你就算喊破嗓子他也聽不到!”

“你這個混蛋,當初你掉落河中的時候,我就不該救你,應該順便一把將你按死在水中!”

“哈哈!”唐煊赫哈哈大笑起來:“你越是如此,我越開心,知道嗎?”

就在蕭旭即將要進倉庫的時候,視頻突然傳來沙沙的聲音,視頻電話緊接著就斷了!

唐煊赫面色劇變,連忙回撥視頻電話,但卻久久無法接通!

而此時,豐海倉庫不遠處的的大樓內,幾個唐家的手下正盯著面前的顯示屏。

這兩天唐家沒什么大動作,但不代表他們什么都沒做,他們在整個豐海倉庫周邊安裝了一套監控系統,整個倉庫都在他們的監控之中,連一只蒼蠅飛進去他們都能知道!

而此刻,監控屏幕的畫面上,蕭旭距離倉庫不過十幾米。

看著監控顯示器,唐家的手下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遙控器,嘿嘿笑了起來:“別怪我殺你,要怪只怪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這名手下已經腦補出了蕭旭這等大高手走進倉庫,被炸得粉碎的長矛。

只是就在蕭旭快要靠近倉庫的時候,突然停下了腳步,點燃一根煙,回頭望向了監控攝像頭,臉上露出了笑容。

監控前的唐家手下心中一驚,有些懷疑他是不是眼花看錯了,揉了揉眼睛,就在這個時候,一把漆黑的匕首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他的脖子上。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感覺到了匕首的冰涼,心中無比驚恐,緩緩扭頭:“你們別亂來,這個時候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這些人被派過來殺人,也都是亡命之徒,以為內部有人叛變了,叛變那就肯定要殺人,他第一個念頭就是頭像。

只是回頭他就懵逼了,剛剛還只有四個人的房間內突然多出了幾個人,他的幾個同伴已經被控制住了,而控制住他們的人,身穿迷彩服,顯然,是軍方的人!

“你們膽子夠大啊,在華夏內部都敢折騰這種事情?”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

唐家這手下剛準備說話,就感覺脖子處傳來劇痛,接著就看到鮮血噴濺出去,他第一個反應就是按下手中的炸彈引爆器。

只是沒等他念頭通過神經傳導到手上,他的手就掉在了地上。

小房間內瞬間被鮮血布滿,卻沒有人能發出任何聲音,沉默著,全部倒下。

五個殺人者看著倒在地上的四個人,都在沉默,整個房間的氣氛除了恐怖,還有些尷尬。

“咱們,是不是太利索了?”一個消瘦的年輕人開口打破了尷尬。

“好像有點,還是第一次碰到這么弱的對手,還想著有點抵抗能力呢,結果這幾個人連預警都做不到。”身材魁梧的男人開口說話了,他的手中握著一把寬厚的短刀,仿佛一把殺豬刀一般,但比起一般的殺豬刀要大幾號,看起來有些怪異,他是刀客!

“那現在怎么辦?要不模仿慘叫?還是直接去找那幾個警察?”在場唯一的女人開口了,在她手中一把銀色的狹長匕首輕輕舞動,如蝴蝶飄舞。

就在這個時候,房間門被推開了,一群警察走了進來,最前面一個臉上還帶著笑容,只是當看到房間內的情況,面色頓時變得慘白無比,躬下身子就開始瘋狂嘔吐起來。

剩下的人也都面色難看,一臉驚恐的看著站在血泊中的五個人。

五個人的造型在他們看來都有些別致,身材魁梧的男人拿著一把殺豬刀,還有個消瘦的男人手中拿著一把鐵纖,銀色的鐵纖給人一種很恐怖的感覺。

還有一個長相英俊的年輕人,面色有些蒼白,但也顯得格外的秀氣,只是他手中握著的一把帶血的三菱軍刺,破壞了這種秀氣印象。

最后一個男人身材高挑,只是在他背后背著一把造型猙獰的大弓,弓的兩端尖銳,而且還有這五厘米左右的鋒刃,恐怕也是一把殺人利器。

春假时光彩金
深圳风采开奖官网 全民福州麻将官方版app 吉吉林11选5开奖 广东36选7开奖直播 西甲各队主场体育场 4399小游戏四人打麻将 18选7历史开奖 常山湖南麻将软件 爱玩大圣捕鱼回来 姚记棋牌申请优惠政策 老十一选五快乐彩 甘肃十一选五 _百家乐用品 刘伯温开奖结果 熊猫四川麻将安卓版 广东11选5开奖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