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他是我老大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而此刻,在蕭宅,邵海面色古怪的走進了內院,看著林婉清:“你是說蕭旭被綁架了?”

林婉清點點頭:“蕭旭讓我給準備四個億,七天之內,但劫匪讓我在三天之內收集到。”

邵海眉頭緊緊皺起:“他又在玩什么?幾個要四億的小毛賊能綁架他?”

林婉清沒說話,要四個億還是小毛賊?不過對蕭旭邵海來說,還真是小毛賊:“要報警嗎?”

“報警就算了,我去查查卷宗,他經常以身犯險,這次犯險恐怕是為了抓住這伙綁匪,能讓蕭旭都重視的綁匪,身份地位不可能太低。”

“那我用收集錢嗎?”林婉清遲疑道。

“不用。”邵海轉身離開,去找京都有關綁架的卷宗,人沒被抓住的綁架案不多,更何況是京都這地方?

至少邵海是這樣想的,但當翻看卷宗的時候,邵海發現了好幾個很相似的卷宗。

十二年間,五個案子,每一個都是綁架了人,先要贖金,拿了贖金,一切消失的一干二凈,而給了贖金,卻沒有救回人的富商才報警。

只有一個是富商提前報警,對方察覺到了警方的介入,再次消失,而十二年間,警察都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邵海看到這些檔案,眉頭緊皺,對方恐怕是老手,卷宗里面有很詳細的資料,以邵海的眼光看來,警方的處理沒有任何問題,但對方很警惕,估計只是懷疑,但只是懷疑就不要一筆巨款,這個團隊有點可怕!

還有好幾個疑點,第一個疑點,不知道被綁架的人什么時候消失的,沒有任何消息傳出,就如同突然人間蒸發一般。

綁架案很多都是從人被抓的地方找到的線索,但這幾個案子,抓人的人都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而被綁架的人其實也會泄露一些關于綁匪的信息,綁匪直接殺了人質,天衣無縫!也導致了警方沒法抓到人。

將幾個案子的資料疊在一起,邵海幾乎已經能確認,蕭旭這一次是想將這些人一鍋端了。

至于七天收款,應該是蕭旭在告訴林婉清,對方有七個人,卷宗里面也有猜測,是七個人!

蕭旭之所以還被綁著,應該是沒見到全部七個人,無法確定能一網打盡,這伙人老謀深算,不過和蕭旭玩還是差了點,猜測出大致情況,邵海打電話給林婉清安撫幾句,讓他適當配合蕭旭和劫匪聊聊。

林婉清遲疑著:“你查到什么了?”

“京都有一伙經驗老道的綁匪,十二年間犯了五個案子,每一個案子都殺了被綁架的綁匪,成功了四次,這一次蕭旭估摸著是想要將他們一網打盡,你不用擔心。”邵海說道。

林婉清也震驚了:“還沒被抓住?”

“我看過卷宗,這些人各個環節都把控得很好,而且不管成功和失敗,都會銷聲匿跡,經驗老道,其中肯定有擅長刑偵工作的人,不過他們沒法威脅到蕭旭。”

“嗯好。”林婉清松了口氣,掛斷了電話。

若是她最開始還有想法是蕭旭為什么去管閑事,那現在就是這閑事管得好。

到了林婉清這身價,錢她已經不太在乎,但這伙綁匪著實將她嚇到了,五起案子,那至少就是五條人命,這些人簡直是無法無天。

“……”

在一處偏僻無人的院子內,蕭旭依然被綁著,壯漢坐在他對面玩著手機,蕭旭能看到他在玩王者,看著他那蹩腳的操作,有些無語:“兄弟,你這水平不行啊,我來幫你玩。”

“你會?”

“別的東西我不會,玩這方面,我還沒有輸給誰過,前段時間還有人給我說讓我去參加職業聯賽,被我拒絕了呢。”蕭旭隨口胡謅。

“職業聯賽?你為什么拒絕?”壯漢頭都沒抬,一邊玩一邊說道。

“參加職業聯賽沒什么意思,我也就是玩玩而已,真將玩當成工作,怎么可能?”蕭旭撇撇嘴:“給我根煙。”

壯漢從口袋中拿出煙遞給蕭旭一根。

蕭旭叼著煙:“拿過來,我幫你玩,你這也太菜了,這么下去,你必輸。”

壯漢稍稍遲疑,將手機送到了蕭旭手中。

這一局游戲的局面對己方十分不利,壯漢剛剛一頓操作,魯班零杠九,而幾個隊友更是垃圾的不行,大概就是己方英雄和敵方英雄的差距。

眼看著對方拿了龍,一波平推向沒有高地塔的水晶,壯漢也有些訕然:“這樣能贏不?”

“能贏!”蕭旭看了眼裝備,一頓操作逆天,對方都推到高地了,硬生生被蕭旭給反推,居然贏了一波,購買裝備,這一次是往回推,趁著對方還在復活時間,直接一波打爆了水晶。

壯漢一臉興奮:“再來一局。”

“正好我也無聊,我幫你玩玩,你去給我買瓶水,我只喝礦泉水。”蕭旭說道。

“這兒窮鄉僻壤的,只有井水,井水你喝不喝?”

“喝!”蕭旭也不挑。

壯漢抓過手機,轉身出去打水,打完水喂給蕭旭,又將手機放在蕭旭手中:“上分,幫我上分。”

蕭旭笑著,點開繼續,看著他寥寥的幾個英雄:“你就這幾個英雄?玩個屁!充錢買英雄。”

“沒錢。”壯漢撇撇嘴。

蕭旭詫異的抬起頭:“沒錢?你跟著他們綁架好幾次了,從那些贖金里面隨便抓一把就能把全英雄全皮膚買了,你告訴我你沒錢?”

“那錢不能動。”壯漢搖搖頭。

“為什么不能動?我看過卷宗,你們的鈔票全是不連號的,用了也沒麻煩。”蕭旭說道。

“老大說不能用。”壯漢似乎有些尷尬。

“就是剛剛那個瘦高個?”蕭旭撇撇嘴:“他說他說話一言九鼎,我是不信的,他那人,指不定已經偷偷把錢轉移了,等到時候說走的時候,瞬間消失,有你們什么事?”

“不可能,他是我老大!”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看電視,什么時候老大把小弟當一回事了?而且不說別的,你最危險,萬一我跑了,你的樣貌我就知道了,警方會抓你,但他不在這兒,直接就能跑,至于收款,他會安排你去收款么?錢在哪你都不知道,給人賣命不是這么賣的!”

壯漢有些憨厚,之前蕭旭說瘦高個不對的時候,他還有些激動,但現在蕭旭分析利害關系的時候,他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我說的對不對?”蕭旭笑著問道。

“他是我老大!”壯漢再一次說道,但語氣已經不那么堅定。

“呵呵,那你告訴我,你認不認識抓我的人?認不認識收錢的人?”

“我……我不認識!”壯漢語氣有些低落。

“這不就結了,我告訴你我怎么看出來的,就憑著他們對你的態度,在他們看來,你毫無技術含量,滿腦子肌肉,讓你看著我,讓你做些苦力,什么都不讓你知道,還會給你錢嗎?”蕭旭撇撇嘴:“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人人都要爭,不爭,憑什么得到?”

壯漢頓了頓,正要說話,外面院子的門被推開,壯漢扭頭走過去,遞了根煙過去:“給我幾百塊錢唄。”

“你要錢干嘛?”

“玩游戲沒英雄。”

“你腦子里面裝著什么,玩個游戲還充錢?”男人撇撇嘴說道。

春假时光彩金
云南省快乐十分今天 明星上海麻将苹果版下载 山西快乐10分开奖号码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我要炒股app 明星麻将上海敲麻 泳坛夺金基本走势图 35选7开奖结果 湖南牌的玩法 股票有什么平台 重庆麻将倒倒胡下载 好运彩3公式排列3玩法 德国赛车德国飞艇 手机北京麻将下载 股票群微信 天天乐棋牌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