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一章 改天再來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蕭旭面對著三把劍,步步退后。

三把劍凌空從各個角度刺向蕭旭。

原本面對一把劍,蕭旭還能游刃有余,現在一次多對付兩把,明顯有些手足無措,開始配合步法抵擋。

但三把劍的侵襲,蕭旭卻生生抵擋下來。

周圍圍觀的人眉頭都皺了起來,發現了問題,似乎不管對付誰,蕭旭都是靠著精妙的劍法抵擋,還沒有展現出師門手段。

下面有人議論,蕭旭在上面聽到了,卻有些無奈,他哪有什么師門手段?要真說手段,夢魘石算一種,但他很清楚,夢魘石無法將這些人拉進夢境。

至于那種寒意,他只能模仿,效果不如徐若峰展示出來的,但這也不代表他全然沒有手段!

只是想要讓他使出更多手段,三把劍還不夠。

足足一分鐘,叮叮當當的抵擋之聲不絕于耳,蕭旭在步法的配合下,居然生生將三把劍擋了下來,毫發無傷!

白川風都沒想到,手指掐訣:“出!”

“鏗鏘!”三把劍射了出去。

一共六把劍刺向蕭旭,角度刁鉆,按照這么快的速度,蕭旭絕對不可能同時抵擋六把劍。

蕭旭也意識到了,體內能量涌動:“凝固!”

隨著蕭旭話音落下,他身周的空氣仿佛凝結一般,劍刺的速度越來越慢,即將到蕭旭面前的時候幾乎靜止!

徐若峰端著茶杯的手抖了抖,這不就是他那一招么?怎么同樣的招式,到他那兒只能作為限制,到蕭旭手中就變成了這么恐怖的殺招?

這要是在和人對戰,他用這一招,對方動都不能動!只能任人宰割。

白川風的面色突然煞白,并指往前刺,但卻仿佛遇到極大的阻力一般,忽的另一手猛然抽出身后最后一把劍,大吼道:“合!”

蕭旭身周六把劍輕松的飛走了。

徐若峰看到這一幕,愣住了,這不是他那一招,這是借力打力!

他的招式不過是蕭旭這一招的起勢,對方劍往里刺的時候,能量場開始抵抗劍,慢慢收縮,同時也是借著對方前沖的力道收縮,密度越來越高,劍自然也就不能動了!

徐若峰反應過來,心中直呼妖孽,蕭旭之前對他們是真的不了解,但這才多久,滿打滿算才特么兩個月,兩個月,蕭旭居然就能創造出更強的招式!

隨著白川風一聲厲喝,六把劍包裹著他手中的劍,攜帶著無可抵擋的氣勢前刺。

一劍起,風云動,就連地上的碎石塊都開始滾動。

蕭旭看著刺過來的劍,身體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白川風猛然側身,看著一把搭在他脖子上的劍,愣了一瞬間:“我輸了!”

“轟!”一聲巨響,大劍刺入了山石,不知道刺入多深,只留下一個黑漆漆的洞。

“承讓!”蕭旭拱了拱手。

白川風招招手,七把劍陸許從山石中飛出來,刺入劍鞘,他從懷中拿出一本書:“這是我拓印的引導法門,我輸了,這個給你,不過,不得外傳!”

蕭旭接過引導法門,面色蒼白的回到了涼亭中,好像他剛剛出手費了很大的精力一般。

引導法門很簡單,是一種操控物品的訓練方法,不過這里的訓練不是長久的熟練,而是增加精神力。

這東西似乎和夢境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一邊喝茶,蕭旭的心已經漸漸的沉入夢境之中。

引導法門花了半天蕭旭就學會了,但御劍之術還是不會,雖然也能讓劍飛起來,但和那種簡單的控劍,和飄逸的感覺出不來,劍的威力也完全不夠。

不過這已經是白川風的師門秘密,要知道的再多些,恐怕白川風都要被清理門戶了,的了這種訓練法門,蕭旭已經心滿意足。

而且這也不是全然無法作用在夢境之中。

在夢境中呆了好幾天,現實還只是過了十多分鐘。

而現在蕭旭也是真的疲倦了,裝都不用裝了,揉了揉頭:“走吧,先回去吧,改天再來。”

徐若峰沒想到蕭旭為什么要走,但還是點點頭,準備走。

白川風開口道:“蕭兄已經學了?”

“學了。”蕭旭點了點頭。

“可否讓我一觀?”白川風又拱了拱手。

蕭旭稍稍遲疑,點了點頭。

“鏗鏘!”七聲拔劍之聲響起,白川風身后七把劍若長虹一般沖天而起,消失得無垠無蹤。

白川風愣住了,在那一瞬間,他對他的劍失去了感應。

蕭旭眼睛瞇起,這劍上有玄機,每一把劍上都有增強操控的特殊材料,一彈指,七把劍回到了白川風背后。

“白兄,我就先走了。”蕭旭拱了拱手,轉身離開。

所謂御劍,似乎也就那么回事。

白川風等到蕭旭走到門前的時候才反應過來,眼底閃過了一抹殺意,居然不過十分鐘就學會了他宗門之秘,這種人未免太妖孽了。

蕭旭感覺到了這一閃而逝的殺意,眉頭皺了起來,這白川風看似最好,結果心最狠,那些人最多對他只有惡意,只是想要贏了他博一個名頭。

結果這白川風居然想要殺他,況且拿東西當賭注是提前說好的事情,白川風明顯是覺得他不夠強,想要他贏得的好東西,輸了就不樂意,輸不起的人,何必賭呢?

走到外面,蕭旭淡淡道:“這白川風不是可交之人。”

徐若峰頓了頓:“為何?”

“他想要殺我。”蕭旭說道。

徐若峰愣住了:“怎么可能?”

“師兄你傻不傻,那引導法門顯然是他宗門比較重要的東西,他壓根就沒想著輸給蕭師兄,存粹就是沖著這么多好東西去的,還裝的跟什么似的,蔫壞!”孫思朵在一旁幫腔道。

徐若峰沉默下來,他也不傻,之前是沒有意識到,現在一分析,發現蕭旭和師妹說的沒有任何問題,點了點頭:“我知道了,我和他并無深交!”

孫思朵笑著道:“蕭師兄……”

“不給!”蕭旭說道。

孫思朵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那是我贏得的,不是我幫你幫腔,那些人能那么聽話的拿出這些和你賭斗?我怎么也得分三分之一吧!”

“你就動動嘴皮子就想分三分之一?”

“我再動動嘴皮,你這些就全沒了,我跑外面告訴他們你很強,故意坑他們的東西!”孫思朵說道。

蕭旭笑了起來:“你去啊,多幫我做廣告,只要給的條件符合,我假裝輸給他們都可以!”

徐若峰愣住了,這種榮譽蕭旭都能隨便舍棄?

孫思朵鼓著腮幫子:“六分之一總行了吧?”

“不行,天知道挑戰我的人還有多少,最多最多給你選一樣。”

“五樣!”孫思朵據理力爭,但在蕭旭說出數量的時候,她其實就已經徹底落入了下風。

“一樣!”蕭旭撇撇嘴說道。

孫思朵咬咬牙:“兩樣,不能再少了,再少我就給婉清姐打電話,我說你對我耍流氓!”

蕭旭忍不住看了眼孫思朵,這就是一個加強版的唐萌萌啊:“你要什么?”

“圣山雪蓮,還有一次專屬武器的煉制!”孫思朵說道。

“圣山雪蓮?”蕭旭有些疑惑,孫思朵要這東西干嘛?

“你該不會真的將這當療傷圣藥了吧?”孫思朵比蕭旭更加疑惑。

“不是嗎?”

春假时光彩金
北京11选5前三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 意甲2019一2020主场积分 棋牌大厅下载? 忆融速配 中国体彩11选五开奖黑龙江省 gpk王者捕鱼游戏下载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手机版 江苏七位数和值走势 龙江风采22选5走势图 中国电影股票最新消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360 今天快3走势图 下载微乐捉鸡麻将 山西11选5最新走势图 幸运快三有什么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