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七章 放長線釣大魚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柳妍瞪了蕭旭一眼,這混蛋裝逼簡直無懈可擊。

而此時,之前的男人已經到了附近一家不起眼的酒店,敲了敲門,男人走進了酒店。

酒店內,一個年輕人正喝著茶,戴著耳機,嘴角勾起,似乎心情很好。

男人身體微躬:“大人,我沒談妥。”

“閉嘴。”年輕人淡淡說道,眼神之中閃過一抹寒光,男人頓時閉嘴,一動不敢動。

年輕人閉上眼睛,嘴角勾起,淡淡道:“多美妙的愛情啊,可惜了,這男人沒走正道,還拖累了女人!”

“你回去吧,告訴他,他的條件我同意了,但我先要看看他的本事,需要他將一些東西,運送到指定位置,而且是同時開始運輸,但在見識到他的本事之前,他的女人,要先交由我們處理!”

“是大人!”男人轉身走了出去。

年輕人睜開眼睛,又抿了口茶,喃喃自語道:“投名狀我給了你,接不接就看你是不是真貨了!”

蕭旭和柳妍又聊了片刻,聽到卷簾門被打開的聲音,知道有人來了。

男人再度走進房間,看著蕭旭:“我們同意了你的條件,不過需要看看你的本事。”

“怎么看?”

“將一批貨物運送到指定地點。”

“貨物給我。”

“不急,在運送貨物之前,我們有個條件,那就是她要留下來當人質。”男人說道。

蕭旭手指在桌子上扣了扣:“當什么?”

“當人質!”

“這個道理說不通,你想想,我是過來和你合作的,只要合作開始,我們就綁在了一條戰船上,沒必要要人質!”蕭旭說道。

“這是我們的硬性條件!”男人毋庸置疑的說道。

“那就是沒得合作的機會了!”蕭旭說話的同時,抄起左手邊沒人坐的椅子,猛然砸在了男人身上。

男人壓根沒想到蕭旭會暴起發難,而他即使知道,也沒有任何辦法,這是實力的巨大差距。

“嘭!”男人直接被砸的癱軟在地上,發出一聲慘叫,但隨即慘叫就戛然而止。

因為蕭旭力量更大的砸了下去,直接將男人砸了個半死,當場昏死過去。

柳妍頓了頓:“我可以當人質。”

“你不能!”蕭旭再一次將椅子砸了下去,椅子轟然碎裂,而男人的身體已經有些扭曲,估計不知道斷了多少根骨頭,徹底斷了氣。

“走吧。”蕭旭隨手丟開手中的棍子。

柳妍遲疑:“走?”

“人家都不樂意合作,還留在這里干嘛?”蕭旭一腳踹翻桌子,牽著柳妍往外走。

但還沒等他走出去,敲門聲響了起來。

蕭旭走過去打開門,就看到門前站著一個身穿黑衣的年輕人,年輕人臉上帶著笑容:“兩位,換個地方聊如何?”

“你是誰?”

“我才是你真正想要見的人,這么大的生意,我想你也不想因為一顆老鼠屎就放棄。”年輕人笑著說道。

“去哪聊?”

“那邊有咖啡館。”年輕人轉身就走。

蕭旭牽著柳妍跟上:“你手下的尸體,是我幫你處理,還是你自己處理?”

“你來處理吧。”年輕人說道。

蕭旭打了個電話,吩咐兩句后掛斷了電話。

進了咖啡館,年輕人開口道:“我先做個自我介紹,我叫許偉,咱們的合作先從北邊開始,也就是我負責的這一塊,如果你能做的完美,那我會向組織的其他人推薦你。”

“一個偷雞摸狗的群體,也能被成為組織?”蕭旭有些不屑的說道。

“那你呢?”許偉笑著說道。

“許肖!華國目前最大的殺手組織的實際掌控者,本身也是個頂尖殺手!”蕭旭淡淡說道。

有時候一個錯誤的名字,就能誤導人的調查方向,這樣這些人調查他的時候,很難調查到他真實身份上去,而真的調查上去,他也絲毫不慌,他能有記錄在案的,是在去東海之前,而那之后,他明面上是退了。

而這些人如果真能調查到他退了之后的事情,那反倒是好事,畢竟很多東西這些人是絕對調查不到的,真能調查到的,其實是蕭旭亂來的事情,譬如地下勢力,有這些佐證,這些人恐怕還會更加的相信他!

許偉眉頭皺起:“我沒聽過。”

“要全都知道,那我這組織也就沒法存在了。”蕭旭隨手點燃一根煙:“不過死于我手的很多人,你應該知道,曾經的地下世界三大霸主之一的陳耀庭就是死于我手。”

“還有呢?”

“還有很多,不過這里就沒有必要和你說了,說說合作的事情。”蕭旭隨手點燃一根煙,又遞給許偉一根。

許偉擺擺手:“我這邊有一個條件,那就是見見你的真本事,如果你沒有真材實料,真出了重大問題,我這邊會損失慘重。”

“這是應該的。”

“這個稍后再說,先說說分配問題,你要三成,但我這邊只能給兩成,畢竟吃蛋糕的人太多,你能拿兩成,很多人所吞下的部分就會變少,而除此之外,還有一個要求,那就是萬無一失,萬無一失,你才能拿到兩成,否則你一分錢都拿不到!”

蕭旭點點頭:“可以接受。”

“這么大的把握?”

“我手下的人都訓練有素,這點把握都沒有,我還不如用我手中的東西換些錢呢。”蕭旭說完隨手從懷中掏出兩枚玉佩:“這是我搶的那兩枚玉佩,物歸原主!”

許偉都沒想到蕭旭這么直接就將玉佩交給了他,點點頭,隨手拿出一張紙:“一共二十件物品,從二十個地方運送到另外二十個地方,地址和聯系人的方式,我都寫下了,你只有兩天時間。”

蕭旭接過紙:“我怎么聯系你?”

“你給我一張名片,任務完美完成,我會給你打電話。”

蕭旭留下一串號碼,絲毫不拖沓,帶著柳妍離開。

柳妍等到出去后,這才道:“你是不是有病?為什么把玉佩還給他?”

“放長線釣大魚。”

“萬一他跑了呢?萬一玉佩被運送到國外了呢?”

蕭旭聽著柳妍絮絮叨叨的說話:“玉佩是偽造的,我上船的時候,就讓人去偽造了。”

柳妍愣住了:“那萬一被發現怎么辦?”

“發現?拿什么發現?我找的是頂尖的專家偽造的,況且我還在上面留下了障眼法,普通人看到,只會越看越玄妙,而真厲害的人,不會用眼睛去看,感受到玉中的靈氣,就能斷定是真的。”蕭旭說道。

柳妍頓了頓:“你完全可以不給他玉佩,為什么要給?”

“可以不給,但給了萬一他將這塊區域所有的運輸手段給我呢?那我就能將所有玉佩掉包,而且能靠著信任,慢慢的找到他們背后的人。”

“最后還有個問題,那就是他們為什么要換成你?只是你掌握了他們的秘密,他們不太可能同意吧?”

“有人覺得搞得事情不重要,卻分那么多錢,血虧,所以換人,要么就是他這邊運輸方面的成本太大,所以換成我們。”蕭旭說道。

柳妍頓了頓,沒再說話。

蕭旭則是拿出手機打電話,二十件貨物?對他而言算個屁。

二十件貨物都是違禁品,但相比文物走私,很明顯有個主次之分。

春假时光彩金
加拿大快乐8基本走势图 福建麻将怎么玩 全天幸运快艇pk10计划 黑龙江36选7 河北大唐麻将外挂 大盘涨我的股票反跌 今晚十二生肖平特一肖 下载吉林麻将 手机麻将有什么小技 黑龙江快乐10分走势图今天的 河北福彩好运3开奖公告 股票只买跌和涨的吗 香港6合宝典旧版手机版 吉林心悦麻将官网下载安装 青海快三走势图电子版 幸运飞艇200块玩到一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