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00.大荒宗門再現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姜離恨眼神深邃,下一刻卻微微頷首,如同葉昊所說的,他沒時間做其他準備了,這個時候必須做出抉擇,如果他不和葉昊配合的話,兩個人就都雞飛蛋打了。

葉昊也不多說什么廢話,而是將地面一些開采一半的能量石再度踩入地底,同時他體內的能量融入其中,幾乎的一寸接著一寸,弄得遍地都是炸藥包。

這些還沒開采的能量礦,是絕對帶不走的了,既然帶不走,那就炸了,徹底抹除自己出現過的痕跡,讓九江深淵更亂,這才更加的符合自己的利益。

而此刻,葉昊布置的精神屏蔽估計也堅持不了多久了,畢竟他精神力就那么點,就那么薄薄的一層,不出意外的話,那川陽王很快就會察覺到這邊的變故的。

見到葉昊的準備做得差不多了,姜離恨右手一甩,那半廢掉的七品身軀被甩出,直接砸在了大陣之上,這一瞬間,原本穩固的大陣直接消融了一部分。

葉昊和姜離恨兩人幾乎都沒有遲疑,而是第一時間邁步進入其中,然后開始瘋狂的搜刮里面的九品能量石。

兩個人都知道,在這里最多只能呆上十秒鐘,所以出手的時候都沒有客氣。

姜離恨一伸手就是劃拉了好幾塊的能量石在自己的儲物戒指里面,葉昊沒有這手段,只能一塊塊的搬運。

不過剛剛入手,葉昊就是臉色漆黑,這九品能量石的重量有點超越了想象,他搬了三塊而已,就感覺自己搬不動了。

十秒鐘很快一過,葉昊的動作忽然停了下來,迅速道:“不能繼續了,這里的能量氣息消失得太快了,川陽王應該是察覺到了。”

姜離恨飛快頷首,他們兩個雖然只拿了三分之一不到的九品能量石,可這接近十幾塊九品能量石不見了,那川陽王感覺不到氣息變化就有鬼了!

“退!”

葉昊厲喝一聲,飛快的將幾塊普通的能量石甩出,這東西早就準備好了,留在懷里,里面也已經融入能量了,這個時候再一塊塊的處理這些九品能量石是沒時間的了,只能夠期待一會兒爆炸的波動足夠大,能夠把這些九品能量石都炸了。

“走!”葉昊厲喝一聲。

姜離恨這一次和葉昊配合無間,他一甩手,直接將那個七品斬殺在了場中之處,下一刻身形竄出,單手抓住了葉昊的衣領,然后飛快的向著通道竄去。

與此同時,葉昊反手又是一塊能量石甩出,這一塊能量石在甩出的瞬間,直接炸開!

“轟——”

川陽城的內城核心礦脈,在這一刻直接炸開,一道驚天動地的光柱沖天而起!

半空中,正在交手的姜長老和川陽王都是微微一愣,下一刻,川陽王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炸了!他感應到了,自己的核心礦脈特么的炸了!

這也意味著自己的嫡系后人基本都死光了!

下一瞬間,川陽王憤怒到了極致!

欺人太甚!這些家伙真的是欺人太甚!不但對自己的人下手,現在更是直接炸了自己的能量

礦!這是要斷自己所有的后路!

下一瞬間,川陽王連身后在炸開的能量礦都不理了,事情到了這一步,就算是他回去也沒用了,與其如此……

“轟——”

川陽王手中的長槍瞬間漲大了數十倍、數百倍,他直接爆發全力,瞬間擊向了姜長老。

那姜長老微微皺眉,神色有幾分陰晴不定,他這邊可沒有安排人去炸了川陽城的能量礦,因為這一炸能量礦,就是不死不休了。

就算是再傻,此刻姜長老也察覺到了濃濃的陰謀味道,似乎有一個巨大的黑鍋從天而降,眼看就要落到自己頭上了。

他沒有再度出手,而是身形一動,向著后方退去。

與此同時,在九江深淵腹地之處,此刻有幾道可怕的氣息緩緩的升起,其中有一兩道鎖定在了姜長老的身上,這就是威懾。

大荒終于來人了!

現在才來人!

而準備繼續殺出的川陽王,此刻也是神色一凝,神色難看到了極致。

因為大荒之中出現的氣息,不僅僅是鎖定了姜長老而已,還有一道氣息鎖定了他!

若是他再度出手的話,恐怕來自大荒的王不會客氣,而是會直接出手將其也斬殺在場中之處了。

在這一刻,川陽王的眼神深邃到了極致。

今天到底是什么情況?到底是什么人想要謀害我!

剛剛核心礦脈莫名其妙的就炸了,這除了自己的血親嫡系之外,只有比自己強的人,也就是真正的王者能夠做到了!

有王者潛入自己的川陽城,還炸了自己的礦脈!這到底是宗門之內的人出手,還是宗門之外的人出手?

到底是什么人在算計自己?

來自何方?

按理來說,炸了自己的川陽城,應該是邊荒魔族會做的事情,可問題是,邊荒魔族那邊現在似乎要陷害自己,要給自己背黑鍋,在這情況下,豈會炸城?這樣的話,不是自找沒趣嗎?

那難不成是九江深淵其他的王,他們覺得自己的實力可怕,可能威脅到了他們,所以要將自己徹底的驅逐?

又或者,自己真的損害了宗門內某些人的利益,所以此刻有人恨不得將自己斬殺場中之處?

種種想法浮現心頭,不過之前還不能確認,此刻川陽王卻基本確認了!

這是一個局,好大的一個局,布局的人也沒有其他的想法,就是單純的想要自己死而已!

……

在這一刻,原本因為核心礦脈被炸,幾乎暴跳如雷的川陽王,他卻徹底的冷靜了下來,他注視著前方,臉色陰沉,眼神冷漠。

死了所有臣民、死了嫡系血親都沒有什么,無所謂的。

炸掉自己的礦脈,也無所謂的!

包括此刻手下的上品戰死過半,對于他來說,雖然心痛,但也沒有到了傷筋動骨的地步。

可唯一讓他覺得不安的是,這隱藏在背后的黑手到底是什么人……

如果同樣是九

江深淵的人,或者邊荒魔族想要坑殺他,他都覺得無所謂。

甚至是來自其他宗門的人這樣出手,他也覺得無所謂。

可如果是來自宗門之內的人出手,想要擊殺他,培養其他的人來接替他的話,那么日后他可能就真的死無葬身之地了!

宗門!是他們這些深淵的王存在的根本,沒有足夠的靠山妄圖在深淵稱王?妄圖掌控一城?開玩笑而已!

沒有了宗門的王,就是散修,就沒有立城的資格,只能夠在大荒流浪、尋找機緣,這比起做一城之主,有能量礦來修煉,不知道差了多少。

難道自己得落到這樣的地步?

太多太多的疑慮,在此刻浮現在了川陽王的心頭之處。

到底為什么?

是因為覺得自己實力太低了,還是有人覺得自己不好用?又或者,自己和邊荒魔族的一兩次交易被人撞破了?有人要擊殺自己?

可問題是九江深淵哪一個王沒有和邊荒魔族合作?若非如此,九江深淵怎么可能承平這么久?

想著這些,川陽王的臉色冰冷到了極致!

最關鍵的是,一會兒大荒來人,若是沒辦法解釋的話……

恐怕今日他這個城主也就當到頭了,甚至連命都要丟了。

對面的姜長老此刻也是眼神深邃,反而是道王輕輕笑了笑,一揮手在地面上一撈,大手之上多了近百人。

就在他要退去的時候,遠處之處,一道聲音傳來,道:“道王,此事雖與你人類關系不大,不過今日想要就這樣走了,多半是不行,等我們將事情弄清楚了,閣下才隨意如何?”

“川陽城主,能告訴我們,到底發生了什么嗎?”

此刻,隨著話音落下,半空中有四道身影踏空而來,氣勢強大,絲毫不比剛剛那位姜長老的弱,也不比川陽王弱,幾乎和道王差不多了。

其中兩人分別鎖定了姜長老和川陽王,另外兩個則是鎖定了道王。

道王聳了聳肩,也沒有退走的意思,今日連大荒宗門的巡察使都惹來了,看來事情沒完了。

領頭一人,此刻冷冷的看著川陽王,呵斥道:“身為一城之主,你當知道自己身份,膽敢對大荒宗門長老動手,你不知道規矩嗎?”

“閉嘴!”

另外一個男人冷喝一聲,冷冷道:“哪條規矩說,我們的人就不能對你們的人動手?況且,你就能肯定是我們的人先動手?”

此話一出,一開始說話的那個冷笑一聲。

不過這個開口的男子卻看了川陽王一眼,而后冷冷道:“本座需要一個解釋,為何會打起來?此事與你有什么關系?”

川陽王皺了皺眉,輕聲道:“我川陽城是無端端的被惹入此事之中的,原本姜長老與道王對抗,但卻有人先毀我川陽城,我為一城之主,不得不出手……”

開口的中年男子微微皺眉,而后看了姜長老一眼。

姜長老淡淡道:“我與邊荒魔族之王交手,他貿然插手,還是我錯不成?”

(本章完)

春假时光彩金
黑龙江11选五计划 湖北11选5网上 瓷爵士加盟能赚钱吗 甘肃麻将怎么玩 飞艇pk10一天稳赚5000 mgm澳门娱乐平台 沙巴体育比分沙巴 安徽11选5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北京快三走势图电脑版 哈尔滨兴东麻将外挂 亿客隆彩票官网 澳客网彩票 山西十一选五 黑龙江11选5开奖官网 明星江苏麻将漏洞 国标麻将番数计算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