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香香好傷心呀

上一章返回目錄添加書簽下一章

配色:

字號:

+大 -小

“奴都會。”

小茹在夢阮懷里說道。

“走!不讓她們看戲!”

夢阮起身對幾人笑笑,摟著小茹和站在她身后穿水綠色的男子離開房間。

“哎!”,夢符嘆氣。

“我還以為能看一出好戲呢,結果什么也不表演!”

夢符對剛剛彈琴的男子招手,男子走到他身旁。

“脫了看看。”

語氣隨意,就像是在菜市場買菜那般,好像這個菜如果不滿意,可以再買一顆。

小桑沒有任何扭捏的脫掉衣衫,一絲不掛的同剛才跳舞的小茹一般,

“走吧。”

夢符摟著小桑和小玉離開房間。

屋里只剩下方桃和長久,該有兩個男子。

“你玩吧!我一會把小潤接到我那邊住一天。”

方桃也起身,長久明白方桃讓自己來就是把現在壓制的閨毒解了的。閨毒第一次發作的時候她意識不清,所以睡了夏令,無法控制。現在她可以靠自身的功力壓制,但是誰也說不好哪一天便壓制不住了。

她想讓方潤好好養身子,又不準備去農莊里找李季解決,這花樓里確實是個消遣的地方。

“好。”

長久點點頭。

方潤摟著懷里身穿淺藍色的男子離開房間。

“是雛嗎?”

長久對紅衣男子說了第一句話。這第一句話便讓紅衣男子的身子僵了僵,然后屈膝跪下:“不是。”

對于男子的回答,長久沒有滿意,也沒有不滿意。

“滅燈吧。”

長久起身往床鋪走去,她可不準備看著這張魅惑的臉做事。

紅衣男子看著長久的身影奸笑了一下,然后起身去把屋子里的幾支蠟燭全部吹滅。

霎時間屋子里變得伸手不見五指,但是長久憑借自己的功力還是能看到紅衣男子的身影的。她看到男子一路向她走來,一路脫掉自己身上的衣衫。一件一件,慢慢的,緩緩地,看起來像是一場勾人心魂的表演。

男子到床鋪旁的時候,已經一絲不掛。

“上來。”

長久開口,男子爬上床鋪。男子想去親長久的,但是被長久側頭躲開。

“是我嫖你,還是你嫖我!”

長久把男子按在身下,,男子不禁輕哼一聲。

長久的手一路向下,果然摸到男子身前的銀托和身后的紅穗。雖然見夢阮和夢符玩過不少這樣的花樣,但長久還是第一次。

“奴來伺候小姐。”

男子的手來到長久的腰間,去接長久的腰帶。腰帶剛剛解開長久便感覺一陣刺痛,然后倒在床上,意識清醒,卻手腳無力。

“你做什么!”

長久沒想到會著了花樓一個寵兒的道。

“香香不過是看小姐壓制著自己的欲望,幫幫小姐罷了。”

男子把長久的衣袍一件一件的褪去,像是做著一件及其圣潔的事情。

“你給我滾,滾!”

長久此時想用功力卻提不起半分,一直被功力壓制的閨毒現在在長久的體內一波一波的涌動。

“等過一會,小姐便不想讓香香滾了。”

長久的衣袍已經被男子脫盡,男子的一只手攀上長久的肩膀,嘴唇輕輕舔舐長久的耳垂,

男子的吻一路向下,手也一路向下。

“你放肆!我要把你碎尸萬段!”

長久萬分憤怒,眼睛里似要噴出火一般的在黑夜中瞪著男子。

男子卻輕笑一聲,“我不過是奉命替小姐解了閨毒,小姐卻要把香香碎尸萬段,香香好傷心呀!”。

話音剛落.....

“奉命!奉誰的命!夢阮?夢符?還是方桃?”

長久無法用功力壓制體內的需求,男子對她的挑逗更是一種要命的煎熬。

“咕嚕…”

男子的手剛剛碰到長久的身下,長久的肚子叫了一聲。長久確實餓了,否則剛才不會一直在那里啃花生吃了。原本想用這個男子解了閨毒以后要一份飯菜,沒想到現在竟會被男子壓在身下。

“小姐這么餓啊?”

“小姐放心好啦!”

“香香一定會把小姐喂的飽飽的!”

男子說著已經欺身壓上長久,

就在長久以為他要進來的時候,男子在長久的嘴唇上迅速偷香一枚,然后翻身下床,撿起地上的衣服,出了房間。

“我要把你碎尸萬段!”

長久再房間怒吼道,但是安靜的房間再無人應答。

就在長久以為自己會被體內的火熱灼燒致死的時候,男子去而復返,手中還端著一個托盤,托盤上的東西飄香四溢。

“把燭火點起,我要自己吃飯!”

長久對男子命令道,語氣不容置喙。

“小姐別這么犟啊!跟驢一樣!”

男子把托盤放到床邊的小桌子上。他說出的話讓長久想掐死他,但是現在手腳無力,根本動彈不得。

男子在黑暗中拿起筷子夾了盤子里的東西送到長久嘴邊,長久卻緊閉著嘴不吃。

“沒有下毒,放心吃吧!”

春假时光彩金
云南11选5 辽宁12选5技巧稳赚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甘肃11选5前三值投注技巧 福建11选5爱彩乐 湖北快3 各种漏洞赚钱 安徽11选5计划预测 刷销量赚钱是真的吗 浙江十一选五 天津彩票站快乐10分走试图 北京麻将技巧口诀 云南11选5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下324中了中多少钱 秒拍能赚钱马 重庆最新幸运农场开奖